首页
首页> pp电子苹果下载 > acg娱乐官网_尹建莉:家长放手的分寸怎么拿捏? >

acg娱乐官网_尹建莉:家长放手的分寸怎么拿捏?

发布时间 : 2020-01-09 09:27:56 阅读量:4357

acg娱乐官网_尹建莉:家长放手的分寸怎么拿捏?

acg娱乐官网, 自由只有一种,剩下的都是不自由,不自由的程度有各种不同。爱也只有一种,那就是无条件地接纳和支持,有条件的爱不是真正的爱——尹建莉老师在新著《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2 :自由的孩子最自觉》中告诉每一位家长:我们要给予孩子的,就是真正的“爱与自由”。

家长放手的分寸怎么拿捏?

问=一位家长

答=尹建莉

一位家长

尹老师:

您好。

一说到育儿法则,大家都会很鸡汤地说“爱和自由”“让孩子做主”。可“自由”的分寸如何拿捏?有多少家庭教育都败在了“分寸”二字上!分寸火候的把握,绝对是个技术活儿。

我儿子上小学一年级。在刚刚过去的五个星期的寒假里,各科老师或多或少都留了一些假期作业。我观察到周围的不少孩子都没完成,甚至是远远没能完成作业。比如语文老师建议寒假看三十本书(绘本也可以),但有的孩子只看了一本。

寒假临近尾声时,朋友圈被“孩子赶寒假作业”给刷屏了。

有的孩子起早贪黑、奋笔疾书,连乘车都带上作业。

有的孩子看到堆积的作业太多,完成无望,干脆放弃。

家长见孩子无法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作业,

心里又担心又着急,一催孩子就来情绪,大家两败俱伤;

不催孩子又怕开学时无法向老师“交差”。

家长既想放权给孩子,让孩子自己承担未按时完成作业产生的后果,

然后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又担心放权之后,

孩子养成了不按时完成作业的坏习惯,

进而对自己降低要求,放任自流。

家长的各种纠结,我觉得都是因为分寸没有拿捏好引起的。

在儿子上小学之前,我曾暗下决心,绝对不管他写作业的事

他爱几点写,爱写成什么样子都行。

学习是他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儿子刚上小学时,下午放学照例出去玩,

晚饭后才想起写作业。作业虽少,但由于孩子刚学写字,

不会握笔,不懂笔画,写了擦,擦了写,来来回回浪费很多时间。

又加上刚学拼音,不入门,拼读音节一塌糊涂,

每天听录音也花去不少时间。

完成作业已经九点多,

孩子还挂念着他喜爱的玩具、图书、水果、宠物等等,

可时间不等人,必须马上冲凉睡觉,明天早上七点多还要起床呢。

孩子各种不情愿,觉得一个晚上都在写作业,

喜爱的事情却没空做。而作为妈妈,

我看到的是,他只有一丁点儿作业,却磨蹭到九点多,

也忍不住怒火中烧,难以淡定。

我不再“静待花开”了,我要“出手施肥”了。我帮他罗列了每天放学后的事情,大致有做作业、外出玩、吃晚饭、吃水果、阅读、玩玩具、逗宠物。然后建议他把吃水果、完成书面作业和外出玩放在晚饭前,其余口头作业、阅读、玩玩具等放在晚饭后,其中作业是比较重要的事情,要留充足的时间,其他事情他根据情况可以自行调整自由安排。为了提高作业质量,我提醒他在写字前先观察书本上的笔画范例,然后再落笔,如有必要,在描红本上先描一两次,避免擦擦写写。之所以把功课分别放在晚饭前后各完成一部分,是避免孩子陷入疲劳,失去兴趣。对于收拾书包,也和他一起做了个列表,清晰标明哪些东西是每天必带的,哪些是根据情况选带的。建议他书包的每个夹层都放固定的东西,这样寻找书本文具会比较高效。

这样经过几天的实践,孩子做功课及收纳的效率大大提高,他也有时间在功课之余做喜爱的事情了。

通过这件事,我觉得凡事都有两面。

放手,意味着把决定权交给孩子,能够锻炼孩子的自主能力,

孩子有机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和决定,

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另一面就是孩子有可能对问题缺乏全面认识,

对困难估计不足,最终很被动地把事情搞砸了。

搞砸之后,有的孩子能够反思,吸取教训,后来做得越来越好

但也有孩子备受打击,开始怀疑自己,自信心下降。

期末考试后,儿子的老师总结说,

这次考分落后的孩子恰恰就是平时课堂上专注力不足的孩子,

也就是说,考试成绩也反映了考生某方面能力的缺失。

在孩子尚未走上良性循环轨道时,家长的引导、陪伴或许比放手来得更加实在。

在犹豫是否要对孩子放手时,我们不妨评估一下风险和收益,

同时设定一个“熔断机制”。

以做功课为例,如果我们认为孩子基本有能力安排好时间完成作业,

并且孩子和家长都能承受没安排好带来的后果,那么就放手吧。

切记,放手后,不要焦虑,不要干涉,不要吐槽,

既然选择了承担后果,那就让这个后果自然来临吧。

然而,任何事情都是动态发展的,如果事态的发展超出预期,

后果不能承受,那么请立即熔断,收回权利。

如果我们对孩子自行安排时间没有信心,

或者孩子无法面对未完成作业引起的后果,那么请不要贸然放手。

这个时候,我们需要陪孩子走一程,给他些建议,

帮助他降低事情的难度,

在陪伴的过程中给予支持和指导来提高他的能力,

最终陪他顺利通关。随着孩子能力的逐步提高,

他独立通关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家长也就越有机会放手。

很多育儿大师的文章,把“自由”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

以至于不少家长误认为“孩子还是少管比较好”,

然后不顾孩子的状况,在通往自由的路上一条道走到黑。

任何理论的应用,都是有一个前提的。

比如从尹老师您的书中,

我们看到您给予了女儿圆圆极大的自由,

可以边写作业边看电视,可以不完成作业,

可以由家长代写作业,电子游戏随便打,等等。

为什么您能赋予孩子如此大的权利?

这是有一个非常微妙的前提的,

那就是圆圆打小在一个优秀的家庭中成长,

她的天性和天赋得到了很好的呵护,她的自信心、

自控力和学习能力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简言之,圆圆从小就基本走上了良性循环,

即便偶尔有偏差,也偏离原轨道不远。

这个时候,家长只需要陪伴和观察就行了,

并不需要费劲巴拉地把孩子从弯路上拽回原轨道。

对于一个综合素质较高的孩子,

偶尔的纵容甚至溺爱并没有太大危害,

因为她的调整能力非常强,即便有点小偏差也能自我修复。

但是,并非每个孩子都像圆圆那么优秀。我们的孩子,或许被不当的教育方式对待过,或者自控力、学习兴趣、学习能力还有很多不足。这个时候,花精力去引导、鼓励、示范、陪伴,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去控制都是很有必要的。正如我们的肌体,如果各方面都很健康,那只要保持普通的起居饮食就可以了,并不需要特别的手段来维持健康。如果有个头疼脑热的小病,通过短期的自我调整或许就恢复了。但如果生大病了,那就必须要通过吃药、打针,甚至做手术等这些狠招来重返健康。

我承认,这样的人生未免有些保守,有些寡淡,缺乏冒险和刺激。但针无两头利,稳中求升的人生缺少了绝地反击时的峰回路转,但同样也最大限度地避免了命悬一线时的胆战心惊。能够拥有安静的、细水长流的日子,又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幸运?

完全不做寒假作业,对孩子的成绩或许影响很小,尤其是在低年级。但由此反映的学习态度以及对时间的管理能力,却会影响孩子的未来。我始终相信,当我们在关键时刻交上的人生答卷,是对过往全部修行的检阅。无论在任何体制下,严谨的态度、合理的时间管理以及过硬的基本功,都会成为我们求学乃至人生道路上最有力的托举。

我出生在医生家庭,爸爸作为外科医生,多年来都是他们单位的“一把刀”,所以科室在解决一些疑难杂症时,经常需要他拍板。由于经手的都是鲜活的生命,出于职业习惯,他也养成了谨慎、谨慎再谨慎的习惯。我从小就在一种谨小慎微的教育下成长,无意识间,养成了很多习惯。比如从小到现在,我只丢过一次钥匙,从来没丢过手机,连摔都没摔过,每部手机都是自然损坏。很多东西无意间已经整理得整整齐齐。

工作之后,一旦工作中出现瑕疵,我必定痛定思痛,思考今后如何更周密地安排工作以避免失误。或许潜意识里还是有某种恐惧,觉得不周密布局就容易出错,容易失控。这样的人生经历,让我有很强的忧患和风险意识。这成了一把双刃剑,我生活得风平浪静,没有太多差错;同时瞻前顾后,错失了一些精彩。我也正在学习心理学,希望能够扩大自己的认知,成为更精彩的自己!谢谢在自我成长这条路上,一直有您的陪伴!

祝您开心快乐!

尹建莉

这位家长:

您好。

01

你的来信没有直接向我提出问题,

只是分享了你对于“放手”的看法及做法。

透过流畅清晰的文字,能看到你对于教育问题总是在认真思考着,

也有自己的独立见解。

在很多的咨询邮件中能看到这样一封高水准的来信,

真的很愉快,眼前一亮。

你的观点逻辑严谨,有理有据,我相信会引起很多家长的共鸣。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你所表达的是这样:

如果孩子的早期教育做得好,或天性良好,他是懂事的、自觉的,那么可以放手,给他自由;如果由于前期家长工作没做好,或天性顽劣,他是不够自觉、不够懂事的,就不能放手,家长要先帮助他建立规则,逐步给予自由。

生活中,当我们手拿自己房门的钥匙,

面前站着一个完全信赖的人时,我们会放心地把钥匙交给他,

让他自己进屋去;只有对眼前的人半信半疑时,

才会犹豫,才会通过一次次试探来决定要不要把钥匙给他。

那么,面对孩子呢?要不要信任他?

你有没有发现你的立论中有一种“被动”心理,

即要不要放手,取决于孩子的表现,

家长只是在心里暗暗制定了一套标准,

孩子符合了这些标准,就放手;

一旦观察到孩子达不到标准,就“收手”。

这样说来,一个诡异的现象出现了——

教育中的“给孩子自由”“放手”,

看来竟不是由家长决定,

而是由孩子来决定——那么,教育到底是谁对谁施行影响力呢?

这个思辨你可以想想,可以暂时不理解,

我此信也不打算太多地陈述这方面的道理。

毕竟每个人都要走过一段属于自己的思考之路,

每段路都是对的,都是有意义的。

就像我信任每个孩子的本质都是向上向善的,

我也相信每个人总能到达他应该到达的认识高度。

凡把思考真诚地加入生活的人,他必定会成熟起来。

我在年轻时也像你一样喜欢思考,

现在的一些观念和当年已经大不一样。

总的一个感觉就是,生命一直是流动的,

一直是变化的,思想也一样。

思想的成熟就像吃馒头一样,

当我吃到第四个感觉很撑的时候,

绝不能说前面三个没什么用。

任何一个阶段上的思考和探索都是有价值的。

最高的价值不在于哪一种想法是完全正确的,

而是我们作为某个社会或家庭的角色,

一直在用心地寻找着更美好的方案,更适宜自己的道路。

从小到大,我女儿圆圆其实并不能很好地安排她的时间。

我记得她的整个小学阶段,都是记不住写假期作业的。

几乎每次都是到开学只剩两三天了,

她才想起来还有假期作业这回事,

总是急得要哭,我就赶快安慰她,

然后和她一起梳理一下要做些什么,

让她确定哪些她做,哪些我帮忙做,

我们母女齐动手,赶在开学前最后的时间里把作业做完。

她刚入大学时,惦记着因为上中学而搁浅的爵士鼓,

说要找个老师重新学,

但直到大学毕业也没去做这件事,

更多的时间花在了打游戏、看动漫、购物等事情上。

我当然遗憾她的爵士鼓才艺荒废得太久,

可能以后再也捡不起来了,

但我想,打爵士鼓很好,难道打游戏、看动漫、购物就不好吗?

好与不好的标准是什么,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

难道不是她自己最清楚吗?

除了这些小事,我女儿在“大事情”上也不见得能协调好时间,

她在为申请美国留学而备战gre时,

经常管不住自己玩游戏、看漫画、看小说,

她肯定也纠结,就在书桌前贴了两张纸条,

上面写着:“再不用功就没书可读了”“再玩游戏就是猪”。

当然,她后来申请到了很好的大学,

这当然令我满意。

但如果她申请到普通大学,只要她自己接受,我就可以接受。

我当然愿意她去读更好的大学,但我无为。

因为我知道,自己再操心也无力做到让她更努力一些或更成功一些。

而恰是我的无为,使得她必须自己对自己负责。

我能够对她提供的最大帮助,就是让她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她知道自己怎样都是被父母接纳的,

所以她的心思和能量不被分散,全部放在自我成长上。

儿童的成长并不完全依赖父母的精细调控,

正因为信任每个生命都是独立的,所以才可以放手。

同时,正因为信任人天生的向上向善本能,

才可以原谅我们自己或孩子的过失。

同时,人还有另一种本能,就是自我修缮。

为人父母只要不是错得出格,孩子一般情况下都是会发展得不错的。

我的孩子现在工作了,她非常成熟大气,

现在更有能力批判我,她有时会指出我在她小时候犯的过失,

认为我的某种行为在当年伤害了她。

我虽然后悔,但我现在意识到,

我当年绕不开那些过失,那是我成长的必经之路。

我不能用现在的思想和高度去批判当年的自己。

所以这种时候,我只是尴尬地笑笑,向她承认“妈妈当年好傻”。

比如我在她的初中阶段,经常教导她不要虚荣,

不要和学校里家境富裕的孩子比穿戴,也很少关心她的衣着,

觉得只要穿得整洁就行,不必在意时尚。

她在那几年确实很朴素,心思都用在学习上,我也自我陶醉于我的教导。

这件事情中的“虚假价值”直到孩子现在完全长大了,

才有能力和我探讨,说我当年的做法让她很受伤,

我虽然难过,

但很感激我的孩子让我进一步成长,

在这些小问题上看到自己意识层面的大问题。

我现在最感欣慰的是,

我在带她的过程中一直在思考和学习,

大体说来是正确的,

尤其没有用各种琐事压抑她,

所以孩子成长得健康,且自行纠正了我的很多错误。

这让我更体会到自由的价值,

它不在一碗饭、一本书、一次作业等这些眼前的细节上,

更在对一个生命久远的呵护上。

现在教育中关于自由的分寸或如何放手的分歧,

背后的心理基础就是信任或不信任人性的本能。

如果一个人坚信“人之初,性本善”,

相信每个孩子都是完美独立的个体,

坚信在这个孩子的内部,

早已具备了“成为他自己”的所有要素,

就像一颗麦粒具备了所有成为一头麦穗的要素一样,

那么他就会完全安心于去做最简单的浇水锄草工作,

而不会精细安排这粒种子何时出苗,何时开花,

更不用担心它会长成一株野草。

自由只有一种,剩下的都是不自由,

不自由的程度有各种不同。

爱也只有一种,那就是无条件地接纳和支持,

有条件的爱不是真正的爱。

而我们要给予孩子的,就是真正的“爱与自由”。

自由这个词,和爱一样,被太多的人误解了,

以至于杀死自己女友的罪犯都说,

我杀她是因为“我爱她”。

所以辨识清楚这两个词语代表的真正内涵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你自身很优秀,在生活中、工作中都不允许自己出错,

各方面做得完善,这非常好,

但我还是建议你不要把自己的经验生硬推广到孩子身上。

你可以适当去帮助孩子,促进孩子,

却没必要对孩子进行“精细管理”。

如果一定要确定一个“放手”的原则,

我能给出的就是,在每一件具体事务面前,不要控制,要引导;

不要太有痕迹,尽量无痕;

不要怀疑,要相信;

不要插手,要接纳——检验的标准就是:

孩子因此更自觉了,还是更依赖了;你的教育对于孩子的自由意志和主动意识,最终是削弱了还是加强了;你作为家长越来越轻松了,还是越来越脱不了手了。

给孩子“出手施肥”是很好的,

因为真正的“爱与自由”就是生命最好的“肥料”,

但如果我们把“揠苗助长”

也当作“肥料”去用,那就大错特错了。

谢谢你激发了我的倾谈热情,我喜欢和你交流。

祝福你!

随机推荐